欢迎访问:伊人综合在线 偷拍--狼人综合 一人伊人-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玩物雪奈

玩物雪奈

雪奈漂亮的眉毛都皱成八字眉,她忍不住一声又一声地哀叫,身体不断地颤抖。(虽然这样柔软……)「请别这样用力……呜……」雪奈彷佛听到阴道口溢出蜜汁的水声。(这时期被这样凌虐,我的肉体竟然湿成如此,太丢脸了……)男人猛力地动作着,淫水拍击着肌肤,还发出水声,雪奈不禁面红耳赤。被顶撞的子宫似乎痛了起来。「啊……不要不要……」虽然羞愧,但雪奈的肉体似乎是极为期待男人这一波一波的攻击,她的叫声越来越高亢,反应也越来越明显地淫荡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「如何……月经的阴部很棒吧……」男人看着左右摇晃脸庞的雪奈,眯着眼睛,更加卖力地凌辱着她。「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」对於身体的饱胀紧迫感,雪奈似乎已忘却不安,反而情绪已沸腾到极点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呜……呜……我要冲了……冲到顶点……」像海涛般急涌而来的快感全宣泄了,雪奈仰声呻吟着,阴部分泌出浓稠的蜜汁。而男人射出的精液也直射到阴部的底层似的,令雪奈感到一阵甜蜜的晕眩。「怎麽样……月经期做爱的感想如何?」「……讨厌……」「很棒的,难道不是吗?」男人在雪奈的耳根边低语着,雪奈微微地点头,像少女般地羞怯。

  在性行为中被弄得乱成一团的棉线,慢慢地被押出来,雪奈仍呻吟着,终於在拉出的棉塞上吸取了两种不一样颜色的液体,变成了桃红色,而且膨胀得像男人的那根那样大。「看,竟变得这麽大。」被一股恶臭刺激得雪奈睁大了眼睛,只见男人手上吊着那棉塞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别这样看……」雪奈激烈地猛摇着头,微微啜位着。「肛门看来已绽开不少。」肛门的按摩工作,日复一日已有一个月了。而每天到了黄昏便带她到公园去排便,也是为了使雪奈提高对肛门的意识感觉。「每天用指头玩乐,看来你已渐渐进入情况了,现在光用手指已经无法令你满足吧……今天让你尝尝实物的滋味……」为雪奈作着肛门按摩的男人,用肥皂沾在指头上,把肛门里面仔细地清洗乾净。「求求你……别用屁股作……」「我只是不说而已,这阵子,每当我手指伸入你的屁眼时,你阴部那里总是分泌出不少的蜜汁,你已经开始体会出指头的乐趣了,不是吗?」「才不是……讨厌……」雪奈摇晃着插入指头的屁股,脸颊都羞红了,不过那种未知、愉悦的感觉,的确是与日俱增。「看!今天就这样湿……」男人把湿濡的指头拿出来,在雪奈眼前晃动,只见指头和指头之间张开着粘液的薄膜。「你看,又粘又浓稠呢!」「啊……你别再说了。」男人把淋浴乾净的雪奈抱起来带回房间,把她的上半身绑起来,说这可是屁股的处女夜,所以为了有些纪念性,他特别准备好绳子,把丰满的乳房绑好後,还左右对照地调整一番。「这样一切OK,你也有心理准备了吧!」「拜托,我求你……我讨厌用屁股……」「你这顽固的娘们,把屁股抬高!」男人抱起雪奈的臀部。「啊……你无论如何也要做吗?」「当然……这可是属於大爷我的屁眼。「可是那好痛……用屁股的小洞……」男人把奶油混合着婴儿油涂在雪奈的肛门口及内部,连自己的那根也涂满。「嘴巴打开,放轻松点……」光看到雪奈紧缩的肛门和男人那粗大的阴茎,就觉得不可思议。男人那根的前端碰触着。「啊……」肛门缓缓蠢动的样子,令人垂涎欲滴。男人更使力地准备插入。

  「痛……好痛……不要……」雪奈哭诉着楚痛,但如此一来,反而使肛门的肌肉不再那麽紧缩。男人更加地用力,龟头已进去了一半。「啊……请停止……好像要裂开似……痛……「再加把劲就可以了,只要最粗的部份进去了,你就可享受到乐趣。」雪奈极力想要忍耐苦痛,可是那似乎要裂开的剧痛,使她不禁地大叫大哭起来∶「呜……」男人慢慢地插了进去,但因为实在是太痛了,几乎让雪奈晕倒。「已经没关系了,已突破肛门口,现在只要再把阴茎的根部捅入就好了。」可是雪奈的疼痛一点也没有减轻。本来也未料到会有这样的剧痛,雪奈继续微微地啜泣个不停。「啊……那这样……讨厌……」男人用强而有力的力气在进攻着里面的肉壁,粗大的龟头慢慢地挤压进去,雪奈感到彷佛是自己肛门的通道在被拓开。好像已进入到里面了。「别那麽进去嘛……好可怕……」「啊……」一阵强猛的摇晃後,男人的动作终於停止下来,雪奈感觉到自己屁股触到男人的阴毛,有些扎痛,看来阴茎已经完全进去了。

  「想不到肛门竟这样窄,所以很辛苦,不过终於办到了……」或许是雪奈的肛门较窄也说不定,但非普通大的男人那根也是使得雪奈痛得哭泣的主要原因。

  「很棒的屁股。」男人摸着雪奈白嫩的屁股,眯着色迷迷的眼睛说道∶「这可是我一个人的屁股,我也要在这里留下齿痕。」一边啜泣着的雪奈,实在听不进去男人这异常的话语。「让这有纪念性的处女臀注入我的精华。」抱紧了雪奈的屁股,男人开始扭动了起来,雪奈又尖声地哭了起来。「呜……呜……好痛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」屁股里的肉棒被摩擦得吱吱作响,肛门口好像要被撕般的痛楚,雪奈只觉肚子像被刺穿似的,痛得忍不住呻吟不止。「痛……啊……好痛……」男人的侵犯并没有停止,反而是雪奈哭得越来越大声,男人的攻击越强烈。雪奈有些喘不过气来,她不断地乞求男人停止,但是自己也一点办法也没有。「啊……呜……请住手……呜……」男人射出了白浊的精液,雪奈只觉像被刺穿到屁股最深处,甚至还可听得到「啾~啾~」的声响。男人的精液第一次射进雪奈的肛门,她感到腹中一阵灼热,非比寻常的灼热似乎还意犹未尽的男人,仍然没有离开雪奈的身体,他问着她的感想。

  「……讨厌……」由於不断地哭泣,雪奈的声音都嘶哑。雪奈觉得用屁股作爱,好像被链着的狗一样地凄惨。「……不要,我不要用屁股……」雪奈一边哀求着,一边又开始哭了起来。「用屁股你觉得不过瘾,是吗?我明白了!」男人擦拭着自己的秽物,开始舐着仰躺着的雪奈阴部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让我休息一下嘛……」雪奈只觉还感到屁眼被扩张的疼痛,而且受到猛烈的攻击後,内肉壁被强力地拉扯,隐约地馀留着痛楚。而且精疲力尽的肉体似乎连动弹一下都觉得负担不轻,雪奈只想休息一下。「那这里又是怎麽一回事?」阴部口忽然分泌出散发有甜酸子宫味的浓稠的蜜汁。「你看你还强词夺理,直喊痛,又说不要,那为什麽会湿成这样?其实你的屁股喜欢得很!」「才不是……我的屁股不喜欢这样……」可是看到黏稠的透明粘液,雪奈也不知道是怎麽一回事。「我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麽会这样……」可是那里布满了蜜汁却是事实,雪奈怎麽也想像不到自己的身体被爱抚後,竟这样敏感地有反应,而且似乎十分容易地获得快感。

  (难道在被侮辱的当儿,肉体竟期待着,所以才变得这麽湿……)雪奈想到自己的肉已经被男人这样地驯服了,不禁悲从中来。

  男人开始吸吮着敞开的阴道口。「鸣……」无法言喻的快感,使得雪奈扭动身体,喘着气。「真可怜啊……其实阴部很想被刺穿呢!」男人喃喃自语,一边爱恋着抚摸着阴部,舐着那性器官每一个细小的部分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别这样……啊……」男人的指头巧妙地作动着,让雪奈忍不住地叫了起来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雪奈再也抑制不住涌塞而来的快感,全身蠕动了起来,连腰部也自然地扭动不已。男人的手指好像要撕裂她的子宫似的,雪奈哀叫着。「蜜汁一直不断地分泌出来了……怎麽样……想要的话就拜托我,我可以来刺穿你的阴部哦……」「不……那种丢脸的事……不要……」在男人的面前,自己肉体巳像要投怀送抱的姿势,可是雪奈怎麽也说不出那种露骨的字眼。沉醉在雪奈阴部的男人,正用牙齿咬啮着无毛的阴部。「痛……好痛……」阴部的股肤上被男人咬成一排齿痕。

  「啊……别那样啃……」声音娇嗔着。就像反射动作一样,蜜汁的分泌也越来越多。男人舐着咬过的痕迹,一边强力地吸吮着阴部,雪奈有些迷惘了。子官好像要融化了,不仅是子官,她觉得整个身子都要融化了。

  「那……可以拜托我……」「怎麽拜托法?」雪奈恍惚地询问着男人。「刺穿雪奈的阴部,使劲地侮辱我。会说吧?」「啊……好难为情啊……」「想做的话,就得好好地拜托我!」充血的阴部被持续地吸吮着的雪奈,再也无法去克制自己了。「将雪奈的阴部……说不出口……」因羞耻雪奈的肩膀颤抖着。「刺穿雪奈的阴部……请好好地来强奸我……」终於说出口的雪奈,面红耳赤,恨不得立刻死去。「是吗?我让你爽到死好几次。」男人把雪奈的下肢扛到肩膀上,脸凑到胸前,在电灯底下盯着暴露的股间。「阴部已发情罗!如果此时丢着不管,大概会发疯的吧?」「啊……快点……你快点……」雪奈说出平时想像不到的话,自从屁股也被侵犯了之後,她似乎有些许改变了。

  「呜……啊……好棒……」硕大的龟头开始进攻着阴部柔软的肉壁。阴道口被扩张得很大,雪奈一点也不觉得痛,反而呻吟着娇嗔的声音,腰部跟着大力扭动,蜜汁不断地分泌出来。「可爱的娘们,从今後你是属於我的女人,好吗?」男人欢呼着,一边一鼓作气将阴茎插入到底。「呜……呜……亲爱的……」雪奈的肉体与男人的宝贝紧紧地结合着。「好棒……好舒服……一辈子都不要离开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「你说侮辱我,强奸我……快……」男人的宝贝有节奏地上下作动着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现在的雪奈,对男人粗野强烈的侵犯感到快乐,理由也不知道何在,看来已失去理性,无论是肉体,或是身心上,都彷佛变成另一个人。「呜……呜……」(啊……子宫被这样贯穿……)被一强阵烈地突击,雪奈彷佛觉得子宫似乎要疼痛的感觉。好可怕……雪奈的子官已乱成一团……)她的脑海中一空白。「不行了……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」雪奈翻着白眼,达到了高潮。

  可是男人继续动作着,他二次、三次看着雪奈喘了几口大气,终於男人也达到高潮,泄出了精液。

  「如何?满足吗?你想死吗?」「……讨厌……」全身已瘫累的雪奈,依偎在男人的胸膛。每天会戴在身上的东西,大概只有高跟鞋和眼罩吧。全裸地被绑着绳结,每天依例被带到公园的草丛中,实施固定的公事°°排便,或许和男人的生活已成了习惯,看来不慌不忙的雪奈,虽觉得羞耻,但排便看来很顺畅而且健康。「好了,请你过来……」在阴暗的地方听到了雪奈的声音,男人便会飞奔过来,为她清理秽物,然後拉着绳子到车上去。「很不错嘛!」有一天冷不防从阴暗处出现了个男人,挡住了的去路∶「这样做是你们的兴趣?」男人抚弄着雪奈的裸体,雪奈吓得不敢出声。「不……不是只是试着绑起来而已……」男人声音也开始发抖了。「是吗?我也有同好。这样子吧,我们三人一起来快活快活,如何?」虽是晚上,但仍挂着墨镜,看来是个无赖。「三个人一起?」「不错,我到你家去住。」不知他心里在想什麽?但被这素未谋面的男人简单的几句,事情有悲惨的转变。

  一副无赖相的男八田,他的背上雕满了刺青。光看到那样子,男人胆怯了,一点也不像是有抢夺人妻的雄风男人,而是躲在一旁,偷看着八田的胆小鬼。虽说好三个人要和睦相处,可是八田似乎要独占着雪奈,一刻也不放松。男人唯一可以得到雪奈的身子,唯有在早上采取尿液,和一天一次喝八田精液的时候。不久,连让他喝精液的工作都取消了。他想控告八田非法侵占民宅,但这样做,男人的处境可危险了。八田严厉地侮辱着雪奈,经常让她痛得大叫,但男人犹如丧家之犬般,只能在远远眺望。男人想着如何扳回自己的劣势,以弥补自己这阵子性的的饥渴,过了一个星期,终於有了腹案。

  八田事後总会喝点酒,养足精气。「老大,有时也让我作一下嘛!」他假装忘了八田独占之事说道。「好吗?」「我可以让这女的更喜欢老大你呢!」男人已经一个星期没能这样摸着雪奈的阴部了,即使现在正流出八田白浊的精液,他也不在意,一边流着泪,一边咬啮着小阴唇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别这样……啊……」雪奈用着娇嗔的鼻音呻吟着。虽然这个男人令她厌恶,但是不知为何对他却有一分割舍不掉的怀念,或许是排斥着这新加入的第三者,也或许是怜悯这胆怯的男人,雪奈不觉把感情移转到这男人的身上。「啊……」男人吸着终日痴想的阴部,雪奈的蜜汁不断地涌出,虽然刚才才让八田折腾了一番,但此时散发着子宫气味的蜜汁,从雪奈阴部不停地溢出。「这是我的阴部……属於我的……」男人吻着自己咬过的齿痕,说着属於自己的证据。「喂……可以疯狂的是老大我啊……你可别伤了那重要的阴部……你不可以继续做……」一边喝酒,一边看到男人这模样的八田,突然站了起来,大声斥责着。

  那好似树丛中矗立的又大又长的那根,在那刺眼的垂吊着,现在那是在雪奈的肉体粗暴撒野的替代物。从腰部到大腿都刺青的男人,看来一点都不令雪奈喜欢。「好了,我要让他做……」也并非喜欢那男人,但她实在是更厌恶八田。经常天昏地暗地侮辱、侵犯着雪奈,让她几乎痛不欲生,令她觉得八田更可怕。那似乎永无止境的精力、雄纠纠的男茎,虽一时也令雪奈狂乱,但是好像要带领她进入那无底洞的性虐待的世界,每当从陶醉之中觉醒之刻,雪奈总觉得八田面目可憎而可怕。「啊……亲爱的……」雪奈的阴部被他咬啮着,她知道那是男人爱的表达方式,雪奈有种被虐的欢愉,肉体不断地濡湿了。男人连小阴唇、阴蒂也咬啮着,那力量强烈到几乎要咬出血来了,但即使如此,力量越强,雪奈反而觉得兴奋了。「呜……痛……」「是吗?这是属於我一个人的阴部!」男人一边盯着雪奈的阴部,一边把自己身上穿的衣服脱下来,他的嘴巴已沾满了雪奈分泌出来的粘液。八田看两人忘我的一幕,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呆呆地站在一旁。整个房间中只听到男人舌头转动的声音,以及雪奈热烈的呻吟声。「啊……亲爱的……已经……不好意思……」雪奈颤抖腰身∶「等一下……等我……」男人终於压在雪奈的身上,胀满了精液的阴茎在女阴内攻击着。「呜……」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男人和八田不同,不会任意粗暴地就把那根插进去,他总是慢慢地先让女人尝尝阴茎的勇猛滋味,为了让女人趐麻的快感,还把粗大的阴茎插入一半停止不动,在阴部内缓缓移动、摩擦。「啊……亲爱的……」雪奈再也忍不住地摇晃着腰身。

  连续被吸着阴部,达到高潮就只差临门一脚了。雪奈的肉体彷佛掉入了性欲的深渊,只希望快点被点燃性欲之火,因此此时雪奈的全身如大火猛烈燃烧着。

  「啊……呜……」龟颤的前端已经刺穿进入了阴部的底部,雪奈不停地喘着气,仰着上身,扭动身体。「啊……」阴部的充实感使得她不由得呻吟了起来,被男人侵占着的阴部,不断地渗出黏黏的蜜汁。「……如果结束了……」雪奈一边喘着气,一边喃喃自语∶「让我回到先生和我孩子的家里吧……」在情绪高昂之中,想到了家中的孩子,可是阴部仍然紧紧黏着男人的宝贝不放。(我不可以这样,我已经有丈夫的人了……而丈夫又生了个可爱的孩子。)雪奈努力地想要忘掉被这男人所教的堕落世界的欲望种种。可是此时男人又开始动了起来。丈夫和小孩对她而言,已越来越模糊,脑中虽极力想控制自己和别的男人媾和的狂乱,但是肉体却为充塞於的肉棒所刺激,拚命地在追求快感,其他的事已不容许她再思索了。很快地就要怒涛汹涌了,雪奈的身体已丧失了思考与理性,顾配合着男人猛力地动身体,嘶声叫喊着∶「啊……我已经……我……」「你又要高潮了吗?真是淫荡女……雪奈的眉头紧皱,情绪正高昂,八田用指头捏捏她的脸颊,尖笑着。「我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」雪奈的阴部充满了滚热的精液。(啊……怎麽这麽热……)男人精液的热度和量之多,令雪奈惊讶,那或许是男人对自己的爱的表现及欢愉吧。(可是这样下去,或许会怀孕呢!)雪奈茫然的脑袋里,忽然闪过一丝这样的直觉。

  男人互相轮流和雪奈做爱,这房子的气氛似乎和谐许多。可是对雪奈而言,那只是男人快乐而已,而她只不过是他们的牺牲品罢了。早晨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收集她的尿液,然後趁温热时,混在咖啡里三个人一起喝。男人耗尽精力狂欢的时刻,对雪奈而言却是苦不堪言。早上的喝茶时间一完,就被八田叫了去。赤裸着上半身的他穿着六尺的兜裆裤,悠闲地仰着身,等待雪奈的侍候。八田背上到大腿的刺青和他所穿白色的六尺兜裆裤,看来十分搭配。雪奈虽然觉得八田是又可怕又可憎的男人,但有时看到他穿着兜裆裤时的模样,甚至认为他看来挺富有男人气概的。「和往常一样的晨礼,可要好好地做喔……」她必须在他那张得开开的股间,裤子的上方摩擦她的脸颊。虽然她极讨厌这种屈辱的行为,但此时,她却也有一种对眼前这魁武粗暴男人爱护的心情油然而生,然後从裤子拉出已挺得硬直的男人的那根,她用双手爱抚着,然後凑上唇。

  「啊……」她也感觉到八田体内散发出的热量,一边亲吻着那根宝贝,一边喘着气,然後含着阴茎久久不放。「你想要吗?」她在他的大腿间摩擦着脸颊,甚至亲吻着他身上的刺青。「可以啊……可以解开拉炼。」雪奈心里期待着,股问都濡湿了。终於脱下之後,饱满了精液英勇的那根暴露在眼前。「啊……」雪奈每次一看到,心里总觉震憾。并不只是那根又粗大又长,而是连他大腿上的青图样一块映入眼帘之时,那种勇猛的姿态,令她想整个的都吞食欲望。雪奈明知那是每天糟蹋蹂躏她肉体的肉棒,但是每次见到,仍然激动不已,有时连子宫都会痛了起来。「把它含到最里面,用你的喉嘴爱着它。」八田要求是很严格的,被斥责着用喉嘴受着那根的意味,她并不十分了解,只是尽量含进去些,但是八田十分不满意执意她含到喉咙处,她只觉都快喘不过气来了。「呜……」也只觉将肚子一阵翻滚,想要呕吐出来,十分地不舒服,嘴巴要含着这样大的东西,每每令雪奈泪汪汪,很痛苦地喘着气。「没有用的女人,给我多练习几次!」八田把雪奈的手绑在後面,要她把屁股朝向这边,然後他一边抚摸着雪奈的阴部,一边让阴茎塞入她的喉咙。「你饶了我吧……我没有办法呼吸了……」因为太痛苦了,雪奈吐出所含的东西,把头埋在八田的股间求饶。八田的股间经常有着又甜又酸的气味,雪奈每天沉溺在只有性的生活里,对那种气味反而感到刺激。

  「啊……」雪奈不禁摇晃着身体、扭摆着腰,阴部不断地分泌出蜜汁来。「你似乎想干起来了呢!」雪奈的情绪越来越高亢,似乎自己也控制不住,八田把她抱起来,重重地压在她的身上。「你求我插进去!」「不……不要……」灼热的阴茎前端在雪奈的肉缝间揉搓着。「啊……啊……」(快点……快点进去啊……)雪奈更猛力地摇晃着腰身,浑身抖动着。「你不说,我就不再进去……」八田只在那柔软的粘膜上摩擦着,真的如他所说,不再往进攻一步。「……请你插进去……」雪奈喘着气,恳求着。「这样不就好了吗?」八田故意只插进半个龟头,然後继续催促雪奈。「再……再进去点……」感官的刺激使雪奈再也抑制不住,她索求着八田的性,全身因为羞耻而通红。

  「对……对……坦白就好……」可是八田还是没有一鼓作气,他只是故意让雪奈焦急而慢慢地摩擦着阴肉。「呜……呜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那又粗、又大、又硬的宝贝在阴壁缓缓磨擦的感觉,令雪奈一直不停地提高声音狂叫着。

  八田强劲的阴茎好似要连她的子宫都捏碎似的,使得她的腰不由得痉挛抽搐着。

  「呜……啊……」那根又粗、又长的肉茎终於进入了最深奥的地带。「呜……呜……」她只觉肚子里面好像要被刺穿似的∶「大深了……你插进去太深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她不想肚子任意被人糟踏,所以不由得说出了口。「你还担心,你应该感谢我才对,插这麽进去,才是最高享受呢……那街上的妓女都崇拜我呢!」八田曾说过,妓女院的女人都夸他的那根又粗、又大、又长,每每总要玩个二、三次才过瘾,他自己十分地自豪呢!「可……可是……好可怕……」雪奈显然很不安∶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男人尖锐的眼光似乎要透视着哽咽的雪奈,雪奈也对那目光感到不知所措,她极力想克制自己的欢愉,可是身体却不停地颤抖着。

  让自己听见都会不好意思的声音不断地自喉间喊出来,雪奈已有些迷乱了。

  「呜……好像快要出来了……」子宫似要被捏碎似的,雪奈不断地呐喊着,八田任意在她的肚子里莽撞地攻击着,雪奈被那难以言喻的快感狂乱疯狂地扭动着身体。「啊……啊……这样做的话……要出来了……」满身血液沸腾羞红的雪奈不停地扭动身子,八田不断地攻击着阴部的深处,终於使雪奈到了最高渐。体内充满八田白浊的精液,雪奈不停地发出愉悦的叫声。八田的火热精液充份地发泄在雪奈的体内後,她就好像海中的垃圾污垢般被丢弃在一旁,八田完事後立刻起身去淋浴,而雪奈就像被冲打的溺毙尸体一样动也不动。

  被这二个男人当作玩物般地连日不停地被玩弄的雪奈,疲劳可说日积月累,高潮之後,连动一根指头都可说大费周章,但是已被性爱驯服的女体,只要稍被刺激煽惑,马上就会有反应,现在她全身可说全是性感带。八田到浴室去了之後,男人就走了过来。手仍被绑着、趴卧在床上的雪奈,股间仍流着八田的精液,房间内充满了二人的淫臭气味。男人开始揉搓着雪奈的肛门。「不要……让我休息一下……不要用屁股作……」自从八田侵入之後,男人就没有机会侵犯雪奈的肛门,而且他也不想让八田知道可以使用那地方的事。「只不过一点点的时间,屁眼就如此滑润了,为了不让那家伙知道,可别哭出声来,知道吗?」男人手里沾满八田的粘液和雪奈的蜜汁,把它们混合在一起,涂在肛门及肛门的内部。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我讨厌用屁股……」当他抱起雪奈的上半身,来到了沙发上时,八田从浴室出来。「你不稍微让她休息一下吗?女人可会累坏了……」已经在早上充份发泄一番的八田,一边穿上兜裆裤,一边满不在乎的脸庞说话。

  「没关系,我实在忍不住了。」男人故不让八田看到两人结合的部分,把阴茎的前端碰在雪奈的肛门。「呜……」「你乖乖的……」他靠紧了腰,加强了力量。「啊……痛……」因为才刚进攻,肛门要接纳男人粗大的龟头还是十分辛苦,雪奈想起八田,及可怜的那男人,但还是痛得忍不住要叫出声来。「啊……要裂开了……呜……」只觉括约肌痛得她不由得大叫。「要裂开?到底怎麽一回事?」手中拿罐装啤酒的八田开始窥视着。「喂……你是插入到屁股里面吗?」八田看到男人的龟头半理到雪奈的屁眼里,大声地叫道∶「这女人也可用屁股做吗?」「不……不是……不可以的……」雪奈大声哭泣着∶「呜……呜……」男人把整支阴茎都埋进去了。「啊……好苦……」「原来如此,倒是经验丰富的人……」八田在雪奈面前弯下腰,捧起她的头问道∶「到底这样子做了几次了?」「……第一次……」「你说谎!」八田重重的朝雪奈的脸颊打了下去。「……三次……这是第三次……」「是吗?那麽可说尝到甜头了。」「哪有……」雪奈被八田逼迫得不知在何时,脸竟滑落在他的股间,只觉他裤子上有一膨大火热的肉块在里面蠢动……八田把雪奈的口和鼻压在那蠢蠢欲动的宝贝上。

  「你想尝尝老大我那勇猛的那根吗?等一下也让我来侮辱你……」八田一边抚弄着雪奈的身体,一边说着令人感到恐怖的话。「你尽情地享受吧,我要她这边……」八田催促着迟疑不前的男人。「呜……呜……」雪奈倒在八田股间呻吟着,她很想逃避,可是被八田不放手地压制住,无论如何只能在八田的兜裤上吐着气。「呜……好痛……啊……」八田的那根每每进出一次,雪奈身体总会前後大力摇晃。「如何啊?在大爷我的宝贝上摩擦着你的小脸蛋,一边又有人在侮辱着你的屁眼,这可是最棒的享受吧……我来揉搓你的乳房,早点尝到高潮的滋味……」虽然是被强迫,但是男人看到脸、鼻都埋在八田股间的雪奈,心里仍然十分憎恨。(那可是只属於我的阴部,那可恶的东西侵犯了我的东西,你竟还在那摩擦着脸颊,真是不可原谅。)「啊……啊……你饶了我吧……」白嫩浑圆的屁股扭动着,彷佛在诉说着苦痛,她哀求着男人放他一马。「你这屁眼,可是大爷我贯通的吧……你记得吗?」男人更强力地攻击着。「嗯……我知道……」「雪奈的阴部、屁眼的拥有者可是大爷我呢!」「嗯……是属於你的……」男人每每更强力的插入之际,总使雪奈痛得大叫。

  「我……已经……不要再继续了……」雪奈一边让八田揉搓乳房,嗅着他股间的气味,一边被男人贯通了屁眼,有一种痒痛又趐麻的感觉涌满了整个身体。

  「别这样……啊……讨厌……」彷佛把子宫给推撞上去,那种模糊的感觉开始使雪奈的肉体焦急如火,彷佛要被溶解的。「你可以感觉到了吧?再一下子就可以了。」八田揉搓着雪奈的乳房,一边看到颤动不已的雪奈,他鼓惑着男人。「嗯……屁股的滋味好像不错呢!你还蛮有一套的。」男人自认很能掌握雪奈的肉体,他更猛力地攻击着她。「啊……已经……不要……身体开始觉得不一样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要出来了?」「屁股……屁股那里觉得怪怪的……」男人将阴茎深深地插入,像写字一般摆动着腰。「呜……呜……」雪奈的子宫好像被强力地捏紧,肛门有一种难以令人相信的快感。

  「不行……我要冲到极点……鸣……要出来了……」雪奈啃着八田的裤边,不停地呻吟,屁股还猛力摇晃,颤抖不已。用屁股作爱,这是第一次让雪奈尝到了快感,男人不久也射精了。「……不要了……快要死掉了……」看到他俩屁股结合着的模样,八田也开始剥下他的兜裆裤。才刚刚侵犯过雪奈,现在又马上精力充沛,露出一副色迷迷的丑恶面目。「求你……让我稍微休息一下,那样下去的话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她被抱到沙发上来,膝盖被拉开。「看到你那痛苦欲哭的表情,使我也想来试看看。」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求你……让我休息一下……」已经没有力气的声音,苦苦地哀求着。

  突然她的脑海中浮现出稳重的丈夫的脸庞,他总温柔地宽厚的爱着她,包容着她,到今天她终於慢慢地体会。即使一时因为丈夫而使她在性事上无法全然满足,已经完全不放在心上,像这样每天连续地被这二个男人这样地侵犯、侮辱,已经使得她的肉体疲乏之至。她第一次体体到丈夫那深厚的爱。(对不起……亲爱的……我会想办法逃回去,即使粉身碎骨也要回家侍候你……请你谅解我……)雪奈又有了回家的打算。短瞬间闪过了这样的念头的雪奈,已埋倒在八田的股间,面对他那雄纠纠宝贝。「饶了我吧……不要再做了……啊……」男人将他似凶器般的宝贝朝她的屁眼压下去。「不要用屁股……很痛……」「痛的话就哭吧……我最喜欢听你那因痛而哭泣的声音。」「啊……呜……好痛……」八田一边看着雪奈那痛苦欲哭脸,一边毫无怜悯地将阴茎插了进去。「呜……呜……要裂开了……不要……不要……」雪奈痛得头左右地摇晃,而八田只是微微奸笑。对雪奈而言,心里的恐惧更加一层。

  「饶了我吧……啊……好痛……」(啊……那样大阴茎……)男人的那根已经够大了,而八田的则又粗又长,含在口中已十分辛苦,现居然还要进入那小得可怜的屁眼内,那样大的东西……光是想到这情景,雪奈就浑身发抖。「再加把劲就行了,只要通过这里的话。」连八田的额头都渗出了汗水。「啊……啊……这样的话会裂开的……呜……」肛门口疼痛难忍,好像真的要裂开了呢!「咦……」「不行……好痛……」一阵剧痛之後,雪奈的脑海中一片空白八田那巨大的龟头终於通过了,雪奈仰着身不断地哀叫,发出痛苦的呻吟。「好紧,你大概想吞了它吧?」八田一口气插入到最深处,还摇摆着腰,得意洋洋地偷看着雪奈苦闷的表情。「啊……啊……别那样……呜……好痛……」八田亲吻雪奈正扭曲的脸颊,盯着她那痛苦不堪的表情观察着。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别这样看……」「怎麽样啊……虽然痛……可是也并没有裂开,不是进去了吗?你觉得感觉如何?」「痛……要裂开了……」雪奈含着泪水,愤愤地回答八田。八田慢慢地拉出阴茎,又一口气插了进去。呜……啊┅「怎麽样……这没什麽嘛!」「……肚子……会被糟蹋破坏的……」「哈……说这天真的话……不会有这种事的,你不是一直很喜欢的吗?」八田把雪奈的下肢扛到肩上,两手夹住她的脸,凝视着她的表情,一边使劲地扭着腰。
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又长又粗大的阴茎好似刺穿到肚子里面,雪奈只觉好像连内脏都要吐到喉咙来了。「好苦……呜……啊……别这……呜……」被凄惨地凌虐的雪奈,连气都喘不过来,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呻吟声。「看……脸都红了……你一定也觉得兴奋吧……」八田抱起仍然结合的雪奈,坐到沙发上,捧着她白嫩的裸体在玩弄着。「啊……身体又有了奇怪的反应……讨厌……」她连想也想不到,用屁股作爱会得到高潮,但是持续地受到刺激,身体竟不自觉地有了奇的反应,她觉得实在可悲。「啊……不要……呜……」一波一波难以抑制的生理波涛接踵而来地袭击着雪奈的肉体,而且越来越激烈。雪奈已抑制不住自己的理性,大声哀叫着,连听到自己的声音也会变得非常亢奋,从阴道口分泌出来的蜜汁,多到渗出来流到屁股。

  「快要出来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要冲到顶点……」雪奈叫声响了整个屋子,她早已忘了自己的家庭,自己的身份,不断地哀喊,达到高潮顶点的屁股不停地扭动。「啊……好热……呜……」八田的灼热精液,使雪奈颤动不已,她的上半身弯曲如弓状,不停地呻吟着。雪奈哭着要回世田谷的家。「我不是告诉过你,既然被我捉来了就死了这条心,像你这样成熟妩媚的人妻,大爷我哪有这麽容易就放你走的道理?」不论是男人还是八田,除非生病了,不然两人总是以侮辱这反应灵敏的女体为乐事,此时说什麽也不愿失去这女人。「那这麽好了,我们开车子到雪奈家附近绕绕,运气好的话,说不定可以看到你的丈夫及孩子。」男人提出了以上的提案,再进一步的要求他们就不接受了,雪奈只好顺从,但至少这样一来,使她安心不少。说不定将来会有好运出现,雪奈内心燃起了希望。
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礼仪队长周瑶的悲惨遭遇 下一篇:娇女悲鸣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