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:伊人综合在线 偷拍--狼人综合 一人伊人-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杀夫劫妻

杀夫劫妻

伤势稍好,便去拜见赵昆化夫妇。那赵夫人素来讨厌他,他卧病期间从没去探望过,见他来了也是冷冰冰一片。成进暗暗咬牙,心中发誓日後一定要这泼婆娘好看。又将虎子引见给赵昆化,说要虎子作他贴身近侍。赵昆化自无不允,宽慰了他几句。

  又过了数日,成进伤势大好,开始又跟霜灵和云儿淫玩起来。这一日,天高气爽,成进念起那丁家老屋,便叫了虎子一起前去探看。

  那老屋位置甚是偏僻,穿过东林又拐入山上小径走了几里路。虎子直转得晕头转向,好在成进路径甚熟,不久便到。

  入得屋来,只见四壁寥落,桌子积有微尘。丁氏夫妇去世其实也非甚久,屋里也不甚脏,成进叫虎子一起稍加打扫,笑道这样已经住得人了。

  这屋子其实也不小,房间甚多,瞧来多半是有钱人隐居所建,不知如何流落到丁氏夫妇手中。虎子问起这麽偏僻的地方是怎麽找到的,成进道:“我当年一到苏州,当然要将赵老贼的老窠周围地形弄熟。这一带,有什麽地方是我不知道的?”又说道:“这儿既偏僻,又离赵家不太远,正好拿来作我们的一个基地,以後有什麽秘密的东西可以来这儿进行。”虎子会意。

  成进一路叮嘱千万不可将此处说与人知,尤其是在与云儿倒鸾颠凤时要注意不能漏了口风,一路往回走,虎子笑着连声答应。

  踏入东林不久,忽听到前面有女人叫骂声。成进认得是赵霜茹的声音,给虎子打个手势,轻轻走近。

  只听赵霜茹大骂道:“前几天有个女人吊死在这里,还不是给你劫了的那一个?你这死鬼什麽不好学,就知道沾污良家妇女!”越说越怒,听得“啪”的一声响,料想是卢杰吃了她一记耳光。

  果然听得卢杰嚅嚅说道:“沾污良家妇女的事,你爹爹整天都干,也没见你生气过!”赵霜茹见他还敢顶嘴,更是恼怒,又给他一记耳光,说道:“我爹爹的事我管不了,也不敢管。但你这死鬼我就非管不可!我爹爹的英雄气慨半点也学不到,就只学得这不要脸的勾当!”

  卢杰一心想摆脱她的纠缠,说道:“我们还是回去吧。这儿只有我们两个,要是再碰上那两个面人就糟了。”赵霜茹冷笑道:“你无法无天,还怕死吗?两个小女孩也吓你成这样!”突然喝道:“谁?出来!”原来虎子脚步稍重,踏上一支枯枝。

  成进笑吟吟地走出来,说道:“我只是路过的。卢兄和茹姐的说话,我半句也没有听见。”他年纪其实比赵霜茹还大点,却跟着霜灵叫她茹姐。

  卢杰给妻子拉来这儿呵责,一见到成进,更是尴尬,红着脸转过头去,不敢正视成进。突然背上一痛,一把血红的长剑自前胸透出。卢杰一声惨叫,长剑抽走,顿时倒在地下,抽搐几下,一动不动。

  变故骤起,赵霜茹只吓得魂飞魄散,眼见成进手持沾满鲜血的长剑,狞笑着向她逼来。赵霜茹颤声道:“你……你干什麽?阿杰!阿杰!”卢杰却哪还能应她。

  赵霜茹怒吼一声,拔剑朝成进没命劈来,犹如发了疯一般,招式厉。成进冷笑一声,随手格开,知道赵霜茹的武功远不及自己,浑没将她放在心上。

  果然赵霜茹骤遭巨变,心神不定,招数乱,不多时手腕给成进一剑点中,长剑脱手,紧接着颈上一痛,已被一下重手击着,身子一软,倒在地上,人事不省。

  成进嘿嘿一笑,听得虎子问道:“小少爷,这麽……这麽快就下手了?”成进冷笑道:“今日天赐良机,要等到他们单独出外的机会可不容易。”察看四下无人,架了赵霜茹,回头走回老屋,虎子紧跟在後。

  回到大屋,成进直奔最里面一间大房。这房不仅宽敞,光线也足,窗外绿树成荫,鸟鸣花香。

  成进将赵霜茹抛在床上,坐到她身边,抚摸她的俏脸。赵霜茹给这一震,醒转过来,张眼见成进色迷迷的脸正在面前,顿时便欲跳起身来,却给成进一拳重重打在小腹上,剧痛不已,伏倒在床上。

  成进反剪她双手,在身後捆住,然後将她身子扳过来。只见赵霜茹恶狠狠地看着她,眼里犹如欲喷出火来,骂道:“成进你这奸贼,你要干什麽?”

  成进冷笑道:“我不叫成进,我是慕容进!从前武昌府春华门的慕容大侠你听说过没有?他是我爹爹。”

  赵霜茹一听“春华门”三字,顿时面色惨白,叫不出声来。

  成进抓住她头发,说道:“赵老贼杀我满门,强奸我亲娘,我要连本带利找回来!”伸手在赵霜茹衣领上一撕,露出她胸前雪白的肌肤。淫笑道:“好在我的运气不差,赵老贼别的东西没有,漂亮的老婆女儿倒有几个。”

  赵霜茹又惊又怒,奋力挣扎,双腿乱踢。成进说道:“虎子,按住这婆娘的腿!”又将她胸前一大片衣裳尽数撕烂了,除去她贴身亵衣,露出一对丰满的乳房。

  成进嘿嘿淫笑,一双淫爪抓住赵霜茹双乳,握紧大力猛捏。赵霜茹吃痛,挣扎得更是厉害,但无奈双手被反绑,双腿又给虎子紧紧地压在身下,身子只是乱扭,却难以动得分毫。

  成进感觉赵霜茹双乳软绵,滑不溜手,很是舒服。淫笑道:“茹姐你这对奶子可比灵儿大得多啊,哈哈!”双手揉来揉去,手指在她紫红的乳头上乱捏,奸笑连声。

  赵霜茹本来已经甚感羞耻,听成进竟拿比较起她与妹妹的乳房来,粉脸更是飞红,继续用力挣扎,口中大骂不止。

  成进几下拉扯,将她上衣剥光,色迷迷地瞧着赵霜茹一对丰乳,双手又抓紧裤襟,用力拉下,露出浓密的阴毛。赵霜茹“啊”的一声,嚷道:“不行!你不能……”挣扎得更猛,一条腿猝然挣脱了虎子的控制,乱踢过去,将虎子整个从床上踢落地下。

  成进大怒,一手捉住赵霜茹正在乱踢的左腿,另一手握拳重重击在赵霜茹下体,正中她的双腿分开後露出来的阴户。赵霜茹一声惨呼,腿上乏力,身子不停抖动。

  成进手掌抓到她的阴阜上,冷笑道:“茹姐你的骚毛可真不少,我来给你拔光。”抓住一把阴毛,用力一撕,赵霜茹又是一声惨叫,阴阜上留下的毛孔上血珠渗出,一把阴毛已给成进抓在手里。

  虎子站回起身,抓着赵霜茹的头连打了几个耳光:“臭婊子敢踢我?”伸手将她的裤子脱下,丢在一旁,嘿嘿一声,扑到赵霜茹身上乱摸乱捏。赵霜茹双眼血红,狠狠盯着二人,犹如要喷出火来。

  成进嘿嘿淫笑,将赵霜茹一条腿扛在肩上,抓着撕下的阴毛在赵霜茹的阴户上乱抹。忽然想起赵昆化对付罗氏姐妹花的法门,笑道:“给你尝尝你爹教我的手段!”将一把阴毛塞入赵霜茹的阴户,手指急捅,深深插入霜茹的阴道,把数十根阴毛都推入她阴道深处。赵霜茹阴户里又痒又痛,“啊”的一声哭了出来,徒劳地挣扎着。

  成进认识赵霜茹已久,知道这个美丽的大姨性格刚强,从不在人前示弱,这下竟给自己玩弄得哭出声来,心下大乐。只见赵霜茹两只乳头给虎子捏在手里,拉来扯去,她俏面涨红,泪花点点,头摇来甩去,惨号连声,身体不住扭动。

  成进哈哈大笑,取过来一条长绳,穿过房顶梁上,一头缚在赵霜茹的左脚踝上,用力一扯,赵霜茹头下脚上,给倒吊在床边。她乳头本来给虎子捏在手里,这一下猝不及防,乳头猛地给长长地扯了一下,方松脱虎子的掌握,弹回自己的乳房之上,将两只乳房弹得不停跳动。
 赵霜茹大声哭叫,口里不住咒骂:“成进你这个衣冠禽兽!只知道这样对待女人,你……啊……”又是一声惨叫。原来成进揪了揪她阴户与肛门之间的几根细毛,用力拔了出来。那地方肌肉柔软,给这麽一下,不住抽痛。

  惨叫之声未歇,成进又拈起赵霜茹前阴的阴毛来,一根一根地慢慢拔下来。

  耳听赵霜茹阵阵惨呼,笑吟吟地说:“茹姐你的骚毛真是太多了,比灵丫头还多了好几倍呢!你们赵家的女人怎麽骚毛长得不一样?”赵霜茹痛得死去活来,口里哼哼作声,哪里应得出声来?

  成进又笑道:“我看瑶儿这小丫头的骚毛也一定没你茹姐多,这当儿也不知长出几根来了没有?嘻嘻,瑶丫头的骚穴上一定光溜溜的,想一想鸡巴都会硬起来。”又拔了一根阴毛。

  虎子坐到床边,抱着赵霜茹的胸部,双手又玩弄起她的奶头来。赵霜茹挣扎不得,身子微微颤抖。成进又拔下她一根阴毛,笑道:“不知道我丈母娘的骚毛多不多?我瞧她那副淫相,一定比你还多,是不是?总有一日我也一根一根地拔下来,让她跟瑶丫头一样光溜溜的,一定很可爱。哈哈……”一面品评着赵氏母女四人的骚毛,一面一根根地拔走眼前这赵家大姐的阴毛,不一会赵霜茹本来浓密的阴毛给拔得稀稀疏疏,剩下的一些沾在从毛孔中渗出来的血水上面,触目惊心。

  赵霜茹一面强忍痛楚,一面却不住地听闻这畜生的淫言秽语,羞耻之极,口中“啊啊”连声,含糊不清地咒骂着什麽,眼泪不停渗出。

  成进也没拔光她的阴毛,哈哈一笑,放开她的阴户,站了起来,开始脱自己的衣服。只剩下虎子独自去玩弄赵霜茹丰满的双乳,片刻间原本雪白无瑕的一对嫩乳给捏得青一块红一块。

  赵霜茹给单腿倒吊,下体甫获自由,双腿不自觉的便用力紧密在一块。无奈她刚被痛打一顿,又给他们两个不停地玩弄羞处,何况头下脚上,脑部充血,全身早已乏力。双腿刚刚合拢,那条没有被吊的右腿便吃不消了,酸痛之极,支撑不住,只好无力垂下。这样赵霜茹双腿自动分开成一直角,摇摇晃晃,俏面给倒吊涨得通红,又羞又急,连耳根也红得仿似要渗出血来。

成进脱光衣服,肉棒早已冲天翘起。他一手支撑着床梁,俯下身去,猛一用力,肉棒便狠狠地捅入赵霜茹开口向上的阴户之中。赵霜茹“嘤”的一声,泪光流动,哭了出来,心想终於给自己的亲妹夫强奸了。

正自伤心,却听到成进又来嘲笑:“哈哈,虎子,这婊子里面早就湿啦!”

  虎子笑道:“看不出赵大小姐原来是这麽一个淫妇。给人又打又捏也会出水,真是个贱人!哈哈哈……”

  赵霜茹咬牙不语。原来她阴道中给塞入那几根阴毛,搔痒不堪,又给虎子不停地玩弄双乳,阴道不禁微湿。

  成进又是一笑,肉棒狠狠抽插着霜茹的小穴,口里又说:“茹姐啊,你的骚毛虽然多,可是骚穴却没有灵丫头紧啊。哈哈!灵丫头那晚给我奸得骚穴肿了好几天哪,好爽好爽!”一面强奸赵霜茹,一面却不停说着自己如何奸霜灵。赵霜茹羞得脸皮都没有感觉,头脑晕晕噩噩。

  成进越说越是兴奋,只是他摆的这个姿势实在吃力,半晌已是颇累,便将肉棒深深捅入霜茹花心,喘了口气。低头见虎子也已掏出肉棒,将霜茹一对丰乳挤一起,正在乳缝抽插着,成进笑着道:“呵呵,这麽大的奶子不浪费啊。他奶奶的,这贱人越干越淫贱。”

  虎子笑道:“你怎麽知道她的奶奶越干越淫贱?”成进呵呵大笑,道:“她奶奶要是不贱怎麽会生出赵老贼这奸贼来?”一提到赵昆化,又想起全家血仇,肉棒狠命又插几下。心念一动,忽然说道:“虎子,等下要这贱人如何死法?”

  虎子说道:“把她一直奸到死如何?”成进骂道:“你行不行呀?要奸到她死你不也精尽人亡了?不如捉几只野狗来帮忙,让它们也尝尝赵大小姐骚穴的滋味。”肉棒一出一入,噗噗有声。

  赵霜茹本来已给奸得几欲昏过来,突然耳听他们竟讨论起如何弄死自己,还说要被狗奸,本来涨红的

  俏脸顿时吓得雪白,口中哼了几哼,却是说不出话来。

  虎子又说道:“也可以拿狼牙棒捅她的骚穴,看她死不死。嘻嘻!我房里有一把小号狼牙棒,正好派上用场。”用力捏着赵霜茹两只乳头,肉棒又磨动了几下。赵霜茹轻哼一声,又惊又痛,昏了过去。

  成进道:“他奶奶的,这样奸法真不舒服,还是放她下来吧。”将赵霜茹解了下来,自己坐在床边,抓起赵霜茹的身子,将她屁眼抵在肉棒上,双手用力一压,肉棒捅入肛门。

  赵霜茹一声惨叫,醒转过来,只觉屁股火热般痛,好似要裂了开来。成进不去理她,两手用力握住她前面双乳,又是用下一扯,肉棒又再深入寸许。感觉肉棒给夹得紧密,动一下都得大花气力,笑道:“这婊子後庭可真紧啊!虎子,你来奸她骚穴。”

  虎子上前抓住赵霜茹双足,左右大大拉开,将肉棒狠狠插入,没命地猛干起来。他玩弄了好一阵子,早就憋不住了,一下下的撞击如狂风骤雨般的,直奸得赵霜茹双眼翻白,只有进气没有出气。

  成进坐在床上不好活动,只将肉棒深深插在霜茹肛门中,让她身体的抖动研磨着肉棒,只觉赵霜茹的屁眼紧紧包围着肉棒,柔软的肉壁阵阵蠕动,闭上眼享受。

  忽听虎子笑道:“这婊子泄啦!”果然觉赵霜茹身子颤动得颇为厉害。原来霜茹给倒吊着奸时,血冲入脑,下体只觉疼痛。这下回复正常体位,给他们两个前後夹攻,身体虽然酸痛,但小穴中却是快感阵阵,不由自主泄了身来。

  成进笑道:“这婊子给这麽强奸法也会爽,真正贱得要命。”赵霜茹淫欲无法控制,羞耻之极,粉脸涨红,给奸得呵呵连声,说不出话来。忽然一声呻吟,原来虎子一阵猛攻,将精液都射在她的体内。软软的肉棒滑出来,带出几根成进塞在里面的阴毛。

  虎子喘了一口气,听得成进说道:“不如等下就拿有她老公血的剑来捅她骚穴,给我们的何婵师姐报仇!”虎子笑道:“那也使得。”

  赵霜茹又吓得粉脸雪白,口中喃喃作声,也不知说些什麽,心中怕得厉害,身体无力扭动。

  虎子瞧见房壁有一把扫帚,拿了过来,笑道:“先拿这个演习演习。”一手掰开赵霜茹犹自没合上的两片阴唇,一手提着帚柄便往里塞。

  那帚柄也有小孩手臂般粗,柄头一个横切面,并不光滑。赵霜茹只觉一条冰冷的的硬物大大撑开自己阴户向里塞,粗糙的柄头擦过肉壁,肉洞中阵阵抽痛。

  只吓得浑身战抖,哭叫道:“不要啊……不要……”

  成进肉棒插在她屁眼里,只觉她身体剧烈颤抖,肉壁不停蠕动,畅快之极。

  笑道:“小心点,我还想再玩她几下,别那麽快弄死她。”赵霜茹只觉那东西不断深入,平日的英姿早已烟消云散,求道:“不要啊……我不要啊……”

  成进见她害怕,肉棒在她屁眼里又磨了磨,故意说道:“这小屁眼好爽啊!

  我倒有点舍不得弄死她了。可惜她不会听话,不然留着慢慢玩也不错……”

  赵霜茹听他口气骤然放松,想起他们说的将要折磨死自己的种种可怕法门,忙道:“我听话,我听话,不要杀我……我听话……”成进与虎子相视一笑,说道:“你这婊子平日不是很了不起吗?会听话?”将她身子翻转过来,肉棒在她屁眼中猛插。

  赵霜茹只觉那冰凉的帚柄还留在自己阴户中,身子一板动,下阴大痛,屁股更是撕裂般剧痛,彷佛身子已不是自己的。一股凉意骤时涌起,汗毛直竖,什麽廉耻也顾不得了,哭着道:“我会听话的……我会的……我……我乖乖给你们奸……给你们奸……不要杀我啊……”

  成进看她平日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,原来外强中乾。下身几下猛抽,积了好久的精液炮弹般射入赵霜茹的直肠里,只射得她屁股一上一下的颤抖。

  成进插回肉棒,抓起赵霜茹的头发,淫笑道:“你会听话吗?茹姐。给我舔舔鸡巴,吹得好我考虑考虑。”将肉棒凑在她面前。

  肉棒上沾了几点大便,赵霜茹一见哪肯吃在嘴里。成进冷笑道:“你原来不听话。”虎子用力一捅,又将帚柄捅入数寸。

  赵霜茹一声大叫,冷汗直下,不敢再想,张口将成进的肉棒含在嘴里,轻轻吸吮,只觉又臭又苦,不禁又轻轻抽泣起来。但口中却是不敢稍停,舌头绕在成进的肉棒上轻舔,使出看家本事。
成进“嘿嘿”一声,双手捧住赵霜茹面颊,肉棒在她的小口中插起来。赵霜茹紧紧含住,听任他抽插,只觉龟头在喉咙中一撞一撞的,几欲作呕,当下含泪苦苦忍住。

  成进不去理会她的感受,一味猛插。虎子见她不再抵抗,也就轻轻抚摸她的乳房,不再使用暴力。赵霜茹下体涨痛,羞耻无已,却不敢稍动。不久感觉口中肉棒骤涨,成进却仍不放开她面颊,只好皱皱眉头,听凭一股猛流喷射在她的喉中。赵霜茹咳杖不出来,喉中“咕咕”作声,小脸涨得通红,难受之极。

  成进冷冷说道:“都给我吞下去!”才放开她。赵霜茹一股呛味直冲入胃,却不敢张口,强自把精液尽数吞下,才狂咳起来。

  成进说道:“好吧,就暂且留着你,我俩也有个美人好奸。嘿嘿!”将帚柄从赵霜茹的阴户中猛抽出来。“噗”的一声响,赵霜茹只觉阴道中一阵急促快感掠过,有风吹进,凉嗖嗖的,不禁打了个冷战。帚柄上带着点点血丝,给丢在地上。

  成进说道:“虎子,我得回去了,你留在这儿看着这婆娘,不要随便出去。 但万一在外面碰见龙神帮的人,你如此说话……”与虎子串好口供,径自而去。

  回到赵府,便见到卢杰尸身已给抬回府,府中上下乱作一团。有人跟他说道大小姐和大姑爷今早一同出去,姑爷给发现被人杀死在东林,小姐却是不见了。

  众人口中咒骂,大骂那两个面女子忒也狠毒。成进本来想好一大串理由,想引众人将怀疑都移到面两女身上,这下竟然全派不上用场。

  成进装作全不知情,大家都认定了是那两个面女子做的,对他竟也并不起疑。只是赵夫人心疼爱女失踪,凶多吉少,哭得死去活来,霜灵和霜瑶在一旁安慰。

  成进暗暗好笑,也上前去安慰两句。见那赵夫人哭得双眼肿红,眉头深锁。

  三妹赵霜瑶轻轻在母亲背上抚摸,神色黯然。

这赵霜瑶性格文静,每日只在房里读书绣花,成进一共见她也没两三次。见她十五、六岁年纪,身形娇小,双眉微颦,一对水灵灵的眼睛,长得很是可爱。

心想再过两年,身材长足,只怕比霜灵还漂亮。

  赵昆化当下指点人马,一批人四处察访那两个面女子和赵霜茹下落,另一批人操办卢杰丧事。

  次日一早,成进藉辞寻找面女子,带了几个人出去。路上却又藉故将他们支开,自行采购了一些粮食,来到老屋之中。

  入得房来,只见赵霜茹仍是全是赤裸,双手绑在身後,屁股高翘,正跪在床上给虎子吃鸡巴。成进看了一眼,“嗤”的一声笑,见赵霜茹高撅的屁眼中插着一根点着的蜡烛,蜡油点点滴下,滴在她光圆的屁股上,每滴一滴,她的屁股就轻颤一下,煞是好看。说道:“这婊子可乖麽?”

  虎子笑道:“她敢不乖吗?”抓着赵霜茹的头一上一下,直干得赵霜茹口中“呵呵”直叫。

  成进直看得欲火高升,几下便脱掉衣服,拔去蜡烛,肉棒直捅入赵霜茹的骚穴。呼了一口气,才说道:“现在府中乱作一团,赵老贼的婆娘丢了女儿,哭得好不凄惨。哈哈!他妈的,那婆娘虽然老了一点,长得可真不错。”一边奸着赵霜茹,一边口里不停轻薄她的母亲。

  赵霜茹听任他们蹂躏,耳中只听得两人越说越得意,奸着自己的同时,还不停作贱母亲,眼泪四溅。

  忽觉嘴中肉棒骤涨,虎子已射了出来。赵霜茹也不用吩咐,含泪将精液通通吞下去。

  成进哈哈笑道:“还真乖啊!”虎子说道:“还有更乖的呢!”抓着赵霜茹的头,淫笑道:“爽不爽啊?”赵霜茹红着脸,轻轻说道:“茹奴给少爷奸得好爽……”

  成进一愕:“茹奴?”眼望着虎子,将肉棒抽回到洞沿,再狠狠捅入,赵霜茹哼哼连声。成进笑骂:

  “你这小鬼头的鬼主意倒多!哈哈!不错不错。”虎子笑了笑:“要这贱人这麽听话,昨晚可费了我不少功夫啊!”顿了一顿,脸色一凝,对成进道:“这婊子说八年前见过夫人……”

  成进心中一凛,放慢了奸淫赵霜茹的节奏,手掌在她的屁股上用力一拍,喝道:“怎麽见到的?”

  赵霜茹颤声道:“我……我只见过一次啊……不关我的事啊……啊……那时我才十三岁,不关我的事……啊……”成进肉棒急捅几下,喝道:“快说!”

  赵霜茹说道:“那时我去帮里找爹,就看见了。他们很多人都在大厅里,她……她……”嚅嚅不敢说。成进双手猛捏着她双乳,大声喝骂,叫她快说。

  赵霜茹只好说道:“她给绑在木驴上,大家轮流踩踏板,都在笑……真的不关我的事啊……”成进心中大痛。他知道女人一给绑上木驴,两支活动的木棍便分别插入前阴後庭,一踩踏板,木棍就上下抽插。

  他见过赵昆化用过这木驴对付过几个对头的妻女,那些女人都给折磨得奄奄一息、九死一生,深知这木驴的厉害。

  成进双手抓住赵霜茹双乳,将她上身提起来,肉棒却加大力度猛抽起来,喝道:“後来怎样?”赵霜茹双乳撕裂般剧痛,冷汗直冒,又给奸得哼哼连声,哪里说得出话来?成进将她身子一掼,双手抓住她双足向上向前一提,使赵霜茹屁股向上,肉棒骤然抽出阴户,猛地捅入赵霜茹的肛门。

  赵霜茹闷哼一声,正自咬牙忍痛,却听得成进冷笑道:“你不说是不是?” 心中一惊,勉强道:“我……我真的不知道啊……我不敢多看,就……走了。” 话语混在呻吟声中,浑不可闻。

  成进哼了一声,一阵急攻,射了出来。又冷笑道:“你真的不知道?哼!还是不肯说?”一把捏住她的面颊,眼光似箭,阴阴地瞪着她。赵霜茹心中一寒,喘一口气,轻声道:“我後来听人家说,帮中鸡巴能硬的男人都上过她……”见成进眼中寒光一闪,吓得不敢再说。

  成进冷冷道:“你还知道多少?”赵霜茹只是摇头说她那时年纪还小,真的不知道。问起姐姐嫣儿,赵霜茹也一概不知。成进说道:“原来你爹害得我娘这麽惨,你不要怪我啊!”赵霜茹怕极,哭道:“真的不关我的事啊……我真的不知道……”

  成进哪里理她,抓起丢在床边的已给撕烂的衣服,拧成一条,便往赵霜茹的阴户里塞。那条布棒比成进的肉棒还粗了一倍,又是柔软,前面刚进去後面便无从借力,成进也不理太多,一味使猛力,只搞得赵霜茹呜呜直哭,忍受着下阴给大大撑开的痛苦,不敢挣扎。

  搞了好一阵,成进感觉布棒应该已进入赵霜茹的子宫了,才歇手,留下一堆散乱的破布在阴户外面。

  见赵霜茹双眼翻白,气息微弱,竟已昏了过去。

  虎子一直坐在旁边旁观,见状有点担心,道:“不会弄死了吧?这个美人儿我可没享用够呢!”成进冷笑道:“哪有这麽容易死的。”想起母亲惨遭赵家辱虐待,火性又起,将赵霜茹的身体翻了过来,抓着她双腿向後跟她反绑的双手捆在一起,绳子一头绕过房顶梁上,将赵霜茹吊了起来。

  这样,赵霜茹四肢给捆在一起,胸部突起,两只丰乳沉甸甸地下垂着。身体被扳成弓形,胯部垂下一幅破布。成进哈哈一笑,胸中怒气略消,丢下赵霜茹自个昏迷着吊在那儿,自与虎子两个取出食物吃起点心来。

  过了好半晌赵霜茹才悠悠醒来,只觉四肢阵阵抽痛,身子被扳成这副模样,难受之极。饶是她自幼习武,筋骨柔韧,仍是吃不消,全身酸痛。最难受的是阴户涨满,又痒又痛,微一挣扎,四肢便剧痛起来,赵霜茹不敢稍动,粉脸绽红,“啊啊”地呻吟起来。

  成进与虎子听她醒来,相视大笑,慢吞吞吃完东西,拍拍手走了过来。成进一双油腻的手拿住她垂在胸前的大乳房,用力揉着,笑道:“烂婊子爽不爽啊?

  哈哈!”赵霜茹呜咽道:“爽……爽……求求少爷放我下来吧……”

  成进笑道:“哪儿爽啊?”赵霜茹羞极,眼泪流了出来,嚅嚅道:“茹奴的奶子给少爷玩得好爽……呜……茹奴手上好痛啊……放我下来吧……”
成进扯了扯那条布棒,赵霜茹立时腰板直挺,下体一阵酸麻的感觉传来,手足又是大痛,豆大的汗珠滴了下来。成进拈着她的乳头,笑道:“赵老儿害我这麽惨,我要插爆他女儿的骚穴!茹奴你说好不好?”另一只手摸到她滴满烛泪的屁股上,轻搔她的菊花口。

  赵霜茹又羞、又怕,身体颤抖,嘴角嚅嚅搐动。沉吟了好一阵子,才涨红着脸,咬咬嘴唇,轻声的说道:“茹奴的骚穴是给少爷插的,弄坏了少爷就没得插了……”成进哈哈大笑,说:“说什麽?大声一点!”赵霜茹咬咬牙,稍为提声说:“茹奴的骚穴是给少爷插的……”羞愧之极,眼里泪光闪动。

  成进一乐,捧起她的脸。但见一张俏面上梨花带泪,说不出的妩媚动人。拍拍她的脸,笑道:“乖茹奴,你还知道多少事?说出来我就放你下来。”赵霜茹说也怕、不说更怕,给他一逼,颤声说:“我就知道这麽一点点……那时候我还小啊……”见成进脸色一沉,忙道:“我……我说……我听他们说他们後来还捉了小玲婊子……”想起不对,猛地住口。

  成进喝道:“小玲婊子?”心中雪亮,知道姨妈竟也给他们捉来了,她既然给叫做“小玲婊子”,谁是“大玲婊子”不言自明。赵霜茹怕得发抖,颤声道:“他……他们说的……我没说啊……我……”成进冷笑一声,猛的一把将塞在她阴户的布棒抽出,赵霜茹闷哼一声,随即大声哭了出来。

  成进理也不理,掏出肉棒,便即捅入赵霜茹已惨遭蹂躏的阴户中。低头见那布棒上已是湿漉漉一片,冷笑道:“贱人!”双手握住赵霜茹双乳,猛推着她吊着的身子,让她的骚穴去迎合自己肉棒。

  赵霜茹阴户中倏的一下快感之後,空虚的感觉未过,已给猛奸起来。她摇荡的身子更是将她手腕足踝勒得紧极,当下“啊啊”连声,浪叫声混杂着痛苦的呻吟胡乱发了出来。

  没一会,成进感觉龟头一热,知道她泄了,冷笑道:“你这浪婊子还真会爽啊!”赵霜茹大羞,呻吟声却是不止,给这一轮猛奸,全身抽动,不仅四肢,只觉浑身每一处都剧痛不止,不一会又昏了过去。

  成进也不想就这麽把她弄死,虽然肉棒尚没满足,还是先抽出来。叫虎子放她下来,松开手脚上的捆绑,四肢张开放在床上。成进一屁股坐到她双乳之上,“劈劈啪啪”连打她的耳光,将她打醒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12号包厢 下一篇:姐姐妹妹一起干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